择日而亡

爬墙贼快,热爱互攻,癖好奇怪
关注谨慎
同人屯放,本质是个傻黄甜,零分写手

【胖球】晚熟者

这文又短又矫情 所以不打TAG有缘者自见吧 觉得辣眼睛私信,我会删的。

西皮时间线是这样的 龙蟒 昕单恋秦同时励昕 獒蟒同时坤单恋昕 樊昕 最后樊昕HE


挺烂尾的 OOC OOC OOC



许昕看着站在比自己高一阶领奖台上的樊振东,心理说不出的妒忌与羡艳,然而更多的,却是力不从心的无奈。

不能怪谁,是他自己跑的太慢,想发力时便发现自己早就没力气。

说不失落,那是假的,许昕自顾自地走在前面,和根后面的那群人拉开了一大截。

他想要一个人呆一下,有的人却不给这个机会。新科冠军匆匆跑上来,与许昕并肩而行。

“许昕,我不小了,可不可以和你谈恋爱?”赛场上叱咤风云的人在他面前却小心翼翼,深怕把他吓跑一样。

许昕笑了,是樊振东只在往昔的访谈中看到的那样温婉。想起来了好几年前,有一个人和眼前的人一样。在大满贯后,挂着熠熠生辉且刺眼的金牌与他同行,不过那人更加张扬,用他那股自带的不撞南墙不回头的狠辣劲儿拍着他的背和他说,“做我的男人!”被戏称睡不醒的眼睛深邃如一汪深潭凝视他。许昕现在还记得那股力道,震的他背脊发麻。那时候,许昕也笑得很好看,他说“好啊。”

只不过这段爱情也像张继科的大满贯一样,开始的措不及防,结束的也迅速。不过一年半的时间,火红热情匆匆褪去后只留下一片惨白。他们从每天腻乎乎地凑在一起,变成不定期的亲吻约定时间解决生理需求。最后他们又变得像兄弟一样,打打闹闹扯扯皮,连分手都那么平淡。

还记得分手的时候,张继科由衷地感谢过许昕,说许昕让他头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谈恋爱。还说,像你这样七窍玲珑心的人,我这种粗爷们不适合你。

而许昕,难得捧着杯啤酒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他笑着说,张继科你他妈真是个粗人,这段恋爱谈的爽利爽快。

他在此之前还有几段感情,或一厢情愿,或无疾而终。

樊振东和张继科不一样,哪怕他们选择了同样的告白时间,可他们就是不同。张继科如烟花匆匆来匆匆去,绚烂刺激。樊振东,他二十岁单刀直入告白了许昕,被拒绝后开始了漫长的温水煮青蛙。这小孩认定目标就不会放过,他看得透彻,许昕当年就没有这个觉悟。

回到运动员公寓,许昕想给张继科打个电话,想告诉张继科昕哥我又重蹈覆辙,但结局恐怕不会,他比你靠谱。但是张继科没有接电话。

许昕在床上翻滚了几圈,又拨给了尚坤,就算尚坤不再固执地单恋着许昕,他对上海队友的下半辈子也是很在乎。尚坤说,得不到的,感情不在,执念还是在的。

“喂,许昕……”隔了好远距离的声音透着还未消散的情欲,温柔缱绻。

“我要谈恋爱了……”许昕说道,他想,是不是所有的上海本土男人都这样,都温柔的要命。就连三心二意,也是温柔的。

说来没什么人相信,许昕的头一次,交代给了王励勤。那时候许昕19岁,瘦瘦高高手长脚长,好像团吧团吧就能带走。所以王励勤很温柔,慢慢分开许昕的双腿,细致地扩张,让他快就快,慢就慢。最后将许昕圈在自己怀里和他说以后多吃点,太瘦了。许昕应下来,后来却分手了,他的暗恋对象说他太胖了。

许昕想,这个恋爱谈的真不值当。

他们分手也是在床上,事后王励勤告诉许昕自己最爱的并不是他。许昕点点头,没有歇斯底里地质问,他如释重负。许昕问,“是不是我像他?”

王励勤吻了吻许昕的额头,“你更像我。”

“哦……”许昕低了头,玩着王励勤的手指,“其实我最爱的也不是你。”

“你喜欢秦指导,我知道。”

“那么,我们扯平了?”

“别这么笑,太难看了。”王励勤用另外一只手捂住许昕的眉眼,感觉到手掌心有些湿润。

两个得不到爱人的可怜人抱团取暖,永远只会自欺欺人,梦碎了,一切也就结束了。

“那你好好过日子啊,老大不小了。”尚坤说道,又低声用上海话同同床人讲了几句,“你回来的时候没准就能抱侄子了。”

“这么快啊,那就不打扰你们了,再见。”许昕听到对面传来的忙音,放下手机。

他翻手取出瞒着教练员买的烟,给自己点了一根,就抽了一口,剩下的任由它自燃,苍白的烟雾在指尖缭绕。

他从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大概是暗恋秦志戬的那段时间。

许昕从小一个人在外面生活,纵使真的有很多人关心他,可许昕总觉得心中空落落的,现在想来这只不过是青春期可笑的敏感,然而这种空虚却让许昕差点就万劫不复。

秦志戬教他打球,可也不只是打球。秦志戬教许昕做人,如何做一个优秀的运动员,有时候甚至无微不至关心到一双合脚的球鞋,一杯温热的开水。他管的太多,让许昕忍不住依赖,然后便自然而然水到渠成地倾心。

君生我未生,年少的许昕守着道德底线望着球场边上年长的指导默默吞下单恋的苦果。

如果他没结婚,我是不是有机会。少年有时候会这么想,然而想起秦指导家里那位贤惠美丽的妻子,他又会想,怎么配得上他,自己不漂亮,也懒也不甘寂寞。

许昕心里很苦,就像一不小心吃到沾了胆汁的鱼肉,很苦。

于是他学着秦志戬的样子,叼起了人生中的第一根烟,他一开始咳了几声,就习惯了,尼古丁让他飘飘欲仙。副作用是回过神来时,秦志戬皱着眉头看他,似乎是要发大火的样子。

许昕咧开嘴笑,露出粉色的牙龈,“你来啦。”

秦志戬被许昕奇怪的反应吓到,蹲下来问他怎么回事,许昕无言,他想,你可不可以不要对我这么好。但他不敢问,怕问了,秦志戬就真的不对他好了。

公寓房间的门被突然打开,许昕下意识收起烟,在纯白的被单上烫出一个焦黄色的小孔。

“昕哥,要我帮你收拾吗?”樊振东看着地上一摊杂乱的东西,问道。觉得自己可以尽起一个男朋友的责任。

“好啊,一起来。”许昕用手指掐灭烟头扔进垃圾篓,笑着。

两个大男人七手八脚收拾行李,许昕看着樊振东毛茸茸的发顶,这小子真可爱。

以前他还和马龙同一个寝室的时候就这样,像是永远长不大的男孩子把乱七八糟的行李收拾的乱七八糟。累了瘫在地上喘气,你踹我我踹你,讨论谁去下面的小卖部买冰棍。现在想来,这就是最清甜的感情,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爱你,就只是喜欢你。

“昕哥,你前几年拒绝我,现在为什么要答应?”樊振东给行李箱拉上拉链。

“因为你不小了,因为我也喜欢你。”许昕回答。

因为,你自己过了分不清喜欢和爱的时光,你不会再为此错过或者冲动。

因为,你比我靠谱,因为,你适合我。

也因为,我爱你。

飞机上,樊振东歪着头睡着了,许昕轻声叫空姐拿了块毯子过来,轻轻给樊振东盖上,又给自己扯过半块盖上,眯上眼睛。埋在毛毯里的手紧紧握着樊振东的。

我相信,我们可以走一辈子。



评论(17)
热度(33)

© 择日而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