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日而亡

爬墙贼快,热爱互攻,癖好奇怪
关注谨慎
同人屯放,本质是个傻黄甜,零分写手

【胖球】执手(昕彦 OOC)

第一篇胖球BG祝昕爷和公主和和美美恩爱一辈子

OOC OOC OOC

几年前,许昕牵着姚彦的手走进民政局,拿到红色小本本的时候他内心波澜不惊,丝毫没有要结婚的紧张感。
时至今日,许昕终于要给自家姚公主补上一个婚礼。七年恋爱四年夫妻,两个人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然而当看见红毯另一边的妻子时,年过三十的许昕却像情窦初开的少年人一般心紧张的狂跳不止。姚彦身着粉白色碎花一字肩婚纱,长长的头纱垂地,手捧鲜花。她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挽着父亲的手缓缓走进。
“彦儿,你今天真好看。”许昕傻笑着,呆愣愣地说出这句话,平日里怼人的那股灵活劲儿都烟消云散了。
“我就今天好看吗?”姚彦撅着嘴仰头看比自己小些的丈夫,心里早就乐不可支,这个傻小子呦!
“不,你每天都好看!”许昕咧嘴,笑得更傻了。

两人交换了戒指,新郎扣着新娘的手,两枚戒指紧紧相贴。许昕小心翼翼宛若捧着珍宝一般捧起姚彦的脸,深深烙下一吻。他们在心底摸摸许下了对对方接下来所有岁月相关的海誓山盟。
台下突然爆发出一阵阵热烈的掌声,还夹杂着几声口哨。背景屏幕上出现两张青涩的面庞,配着抒情的音乐,这个视频将两人一路风雨娓娓道来。

婚礼的闹腾劲儿过后,便是夫妻间闺房私密时刻。
姚彦兴奋得不行,在床上滚了几圈,戳了戳许昕的腰,“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在一起之前的时候啊二昕……”
“记得,我那时候还记得我叫了你好久的姚彦姐姐。”许昕抱着姚彦,头埋在胸部蹭了蹭。
“小赤佬!”姚彦红着脸哭笑不得地用家乡话嗔道。

他们的初见似青春小说一般,懵懂不识爱恨的少年们匆匆一会便一见钟情。
当年支愣着呆毛的许昕在训练结束后无意间看见趴在球桌上的女生。他走近,拍拍对方的背,“你怎么了?”
那女生卸了力气一般猛地瘫在地上,揉着肚子艰难地吐出一个字,“疼”。
一个“疼”字带着南方特有的软糯语调被说的百转千回挠人心肺,许昕看清了短发少女的面庞,她可真好看。
“要我陪你去医务室吗?”许昕蹲下来,和姚彦平视,“我背你吧?”
“不用了,谢谢。”姚彦不愿麻烦这个瘦削的少年,摆手拒绝。
“哦……”许昕应了一声,抿抿唇转身离去,一两分钟后又折返回来。
下垂眼包子脸的少年捧着红糖水,横冲直撞地闯入了姚彦的心扉。

外面天气很好,许昕却在床上赖了一整天,眼看着这个难得的假日就要这么被浪费,就有室友对他说,留下有人找。许昕满不在乎,随便套了双鞋子下楼,只穿了白衬衫和黑色运动短裤。
姚彦逆光站在男寝门口,一身黑色运动装,漂亮又英气。
“许昕!”姚彦冲楼下的少年招手,许昕一抬头,停住脚步,瘪瘪嘴,慢慢挪过去。要知道就穿的好看一些了。
没等对方走到自己身边,姚彦就一把揽住小男孩的肩,彼时少年尚处于生长期,姚彦不用垫脚也能搭到对方的肩:
“听说你今天都没出去过,姐带你出去吃顿好的。”
对那时候的他们来说,吃顿好的也不过就是在公寓外自家生意火爆的小餐馆点几个小菜。外面灶台上飘起的白烟和店外车水马龙的热闹声音让他们感受到了久违的人间气息。两人敞开肚子吃也敞开最侃天侃地,从童年讲到队里的生活,一边嘲笑对方的糗事一边往嘴里塞东西。他们吃了很久也聊了很久,直到外界天黑了才回去。
“彦姐”,许昕“啪”地一下抓起姚彦的手,“我想追你!”
一记直球打乱了少女平静的思绪,女孩子总比男孩儿更成熟,想的更多。姚彦喜欢许昕,是那种奔着一辈子的喜欢。但她又担心,眼前比她还矮点儿的男孩子只是一时兴起,只是出于青春活力无处发泄的荷尔蒙冲动。

当时的担心在几年后消失殆尽,在没几年后,在同一条街,小怪兽终于可以永远牵着公主姐姐的手。

“被你用一杯糖水就拐走了”,姚彦装作无可奈何却又不甘心的样子说,环着许昕不放。
“谁说只有一杯糖水,翻墙出去给你买的巧克力呢?”许昕语气有些别扭,用网络用语来形容,是傲娇了吧。
“以后你的巧克力我全包了”,许昕突然一个翻身将姚彦压在软褥上,握紧她的手,“不过今晚,老婆大人还是给我怀个崽子吧。”
“许昕你个臭流氓!”姚彦轻声尖叫,更像是撒娇。她没有反抗,红着脸随许昕对自己进行字面意义上的上下其手。

              END

@眼球大师 我觉得,我作文老是偏题扣分是有原因的(捂脸)

评论(5)
热度(32)

© 择日而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