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日而亡

爬墙贼快,热爱互攻,癖好奇怪
关注谨慎
同人屯放,本质是个傻黄甜,零分写手

【神探夏洛克】Warm Rhythm(麦雷 OOC)

CP:麦雷(Sub Myc X Dom Les )

我流D/S

巨型OOC,麦哥弱化

接S403

 

 

 

 

 

自谢林福特回来后,Mycroft的状态就不太对头。倒不是说大英特务头子以前闲得要死。相反的,Mycroft以前就忙得死去活来,有数不清的任务要下达,有数不清的文件要批阅。但现在这种忙碌的状态与以前相比异常非常,这像是一场自我惩罚的麻痹,强迫自己应付每一份工作,甚至是完全可以交给属下的工作。

Mycroft以一种罪人忏悔的方式压迫自己,这迟早会拖垮他的。

 

 

“Myc, 该睡觉了。”Lestrade披着睡袍踱进静谧的书房,端起还来不及被使用的咖啡说道。

“让我看完这份......”Mycroft的声音里已经染上了些许的疲倦,手头却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你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睡过一觉了,你需要休息。”Lestrade好言相劝。若是平时,他从不会干涉爱人的工作,但今时不同往日。Mycroft现在看起来糟透了,眼底泛青脸色发白,Lestrade怀疑他笔都已经捉不稳了。

他从未见过爱人这般憔悴的模样。

 


“Greg......”Mycroft放下笔,揉了揉发酸的眉头。这一举动使Lestrade稍稍舒心,可接下来的话足以让伦敦好警察将这几日积累下来的不满与忧心一股脑儿的全部爆发出来。

“你先去睡吧,我很快了。”Mycroft这样说,还配以挥手送客的手势。

没有一个爱人能忍受伴侣不断的敷衍只为糟蹋自己的身体,也没有一个Dom能忍受Sub这样的冒犯举动。

事实上,除了在情事中,Lestrade并不是非常喜欢以Dom 的气势口吻来压迫自己的Dom服从。而如今,迫不得已。

“听着,Mycroft Holmes。丢下该死的工作回床上去,别让我失望。”Lestrade连带杯子一起把咖啡丢进垃圾桶里,回头对伏在案上的Mycroft如是说。他的语气听起来就像高中严肃的教导主任,只要这个名为Mycroft的学生再次犯错,就会将教鞭毫不留情的抽到他脸上。

 

虽然Mycroft一定曾宣誓要以生命为大英奉献,但Lestrade认为劳死案头的方式着实不是个好选择。

 

年轻一些的Sub挺直腰背,Lestrade知道这是他执行指令的标志反应。

 

 

听见浴室里冲刷地板的声音,Lestrade终于在这天将自己放松下来,蜷进柔软的沙发里。

很好,现在只要Mycroft从里面出来,Lestrade就会把他惯到床上捆起来,给他好好上上一课。

 

 

所以现在Mycroft被结实的锁在床头。

Lestrade为此不惜动用了警用手铐。

 

“听着男孩,你最近的一些行为让我非常非常非常的不开心。”Lestrade虚坐在Mycroft的腰胯上说。他这个姿势能将身下人的表情一览无遗。Mycroft因他责怪的言语而在眼底浮现的失落自然也无法逃过他的眼睛。这让Lestrade忍不住想要亲吻他,但他得忍住。

 

一个Sub得知道为何而被惩罚,也得知道为何而被奖赏。前者Mycroft学的够多了,Lestrade得教教他后者。

 

“Myc, 看着我。今天DCI Lestrade得教你一些东西。”Lestrade捧着Mycroft的脸,以确定他能直视自己,“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十全十美。而你的确也不是个完美的人,甚至一开始你都当不好一个合格的Sub。但这都不能说明你不是个好家伙。”

“Greg。”Mycroft叹息一般的喊着Lestrade的名字,他一眼便看穿了支配者的想法,他知道他想说什么。内心似丛生杂草的自我厌恶使他排斥这个,但内心仍有声音告诉他你想接收这个。


“永远!别打断我!(Don’t ever interrupt me!)”Lestrade毫不留情地一巴掌扇在Mycroft过于苍白的胸膛。这是个小小的警示,足以让Lestrade顺利地进行接下来的教导。

而Mycroft忍不住倒吸一口气,不仅因为突如其来的疼痛,也因为Lestrade的姿态:高高在上的同时又关切包容。这份操控得当的距离感正是Mycroft当初心甘情愿跪在Lestrade脚下臣服的原因之一。

 



“你是一个优秀的人,工作负责亦关怀家人。你是从牛津毕业的,还有一堆我叫不清楚花里胡哨的学位。有时候我真的挺佩服你的。你会几种语言,差不多有十种吧。我爱死你说法语时的口音与语气了......”Lestrade用他那粗糙低哑却温暖的嗓音认真数着Mycroft的优点,他不留余地甚至语无伦次的夸赞自己的Sub丈夫,渴望将他从泥潭拉扯出来。

“自离婚后,我从未想过再次结合。但是我遇见了你:Mycroft Holmes。你又给我一次机会。我知道你这样的人要接受一个Dom有多需要勇气。”谈到这个,Lestrade巧克力色的眼眸又暗了些,毕竟一个Dom亲口说出Sub对他的影响从心理上来说着实不易,“但你做得很好,循序渐进,越来越好。当你彻底丢掉你的破烂盔甲匍匐在我膝盖上时,说真的,当时我几乎都要哭了。那时不止是我在指导你Myc, 你也拉了我一把。”

“至于Eurus, 我想你已经尽力了,没有比这更好的选择......”

湿热的呼吸扑在侧脸,最后一句话Lestrade几乎是贴着Mycroft的耳廓说的:

“所以作为一个过分懂事的好孩子,你想要什么奖励?”

 




卧室一下子寂静下来。指针移动、呼吸、心跳,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他们都在等待。

 

“我想要一个假期。”Mycroft提出请求时感到如释重负,这让Lestrade安心不少。

“这事儿你得自己解决。”Lestrade以唇厮磨Mycroft的耳垂,“还有什么想要的?别忘了加上敬称。”

 

卧室又安静下来,直至Mycroft再次开口。

 

“我祈求,我祈求您能伴我度过假期,长官。”Mycroft的嗓音因渴求而低哑,这几乎让Lestrade愉悦的呻吟出来。

 

“非常适当的奖励请求Myc, 但鉴于你这几天的表现,惩罚也不可少。”Lestrade说道,探过身体去解开Mycroft手腕上的镣铐,“这几天我会在任何时刻任何时候使用你。和刚开始一样,管好你的老二。”

“我们会有个美好充实的假期。”Lestrade咧开嘴,挑眉说道,满意的听见Mycroft变得粗重的喘息。

 

 

 

 

                                  END


评论(4)
热度(37)

© 择日而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