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日而亡

是个变态,爬墙贼快

【神探夏洛克】婚礼(麦雷 ooc)

CP:麦雷(场花单方面性转)
麦哥视角  有福华内容
以“无论是谁结婚都紧张兴奋哪怕他是大英政府”为脑洞。



麦考罗夫特 福尔摩斯要结婚了,他在婚礼前冷静地精心策划好了一切,当婚礼来临时却意外紧张得像爱情轻喜剧的男主。
这可是麦考罗夫特 福尔摩斯呀!
这可是婚礼呀!


“Oh,Mike,这是你十分钟内第九次扯领带了,别担心这只是个婚礼。”老福尔摩斯坐在沙发上,慢条斯理地说道。
“得了老头子,你那时候还不是一个样。”旁边的老福尔摩斯太太无情的出卖了丈夫。
“天哪,爸爸妈妈,让我一个人呆一下,让我冷静一下!”麦考罗夫特难得地失态了,他把自己砸到镜子边的软凳上折腾着不能再被折腾得领带。
很显然老福尔摩斯还想说什么,但老妇人拍拍他的手示意他安静下来。
“还有不到半个小时婚礼就要正式开始了Mike baby,希望你调整好心态。”
“别叫我Mike!”

好了,现在整个房间里只剩下麦考罗夫特一个人了。
麦考罗夫特要结婚了,结婚对象是一个漂亮、勇敢、温柔的苏格兰探长,拥有一头惹人注目的银色长发,健美姣好的身材和不逊于好莱坞女星的面孔。
说实话,这和麦考罗夫特的计划其实一点都不吻合,除了漂亮这一点。这个冷静自持的大英特务头子一度以为自己婚姻将只是一张可有可无的契约,用来出卖自己的一生来取得一份联姻以维系家族的体面和权势。但现在不是,他将会与一个他深爱的女人结婚,他们会拥抱表白会热吻会上床,然后会吵架和冷战,最后他们会道歉又会拥抱表白热吻,就和普通的恩爱夫妻一样。
普通,麦考罗夫特生来就与这个词没有任何关系,是格雷格带给他的,他不仅不排斥,还喜欢的很。
归根结底,目前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满足感充盈着麦考罗夫特的脑子,这是这段恋情日积月累的结果,在一瞬间爆发。
麦考罗夫特和格雷格在五年前相遇,花了一年的时间探索对方,又花了六个月调情试探。在谈恋爱期间他们曾分手过三周,因为麦考罗夫特变态的控制欲,但是后来不得不由于太过思念对方而复合。
现在他们像两被叠在一起烤熟了的糍粑,密不可分。

看了眼腕表,麦考罗夫特知道自己没有太久的时间磨蹭了。他最后一次调整领带,调整得和刚系上那样体面整齐,而后深呼一口气打开门走出去。
父母与格雷格的母亲已经坐在最前排的宾客座位上,而他稳稳地站在礼台上。
迎宾乐响起,先进来的是伴郎伴娘,鉴于这场婚礼的私密性,这个过程并没有像其他一般家庭那样漫长。但麦考罗夫特依然觉得自己就像一只被双面煎炸的鸡蛋,内部在活火山似的沸腾。他能感受到夏洛克向他投来的嘲笑戏谑的目光,这令人不快但不是不可忍受,他知道夏洛克迟早有一天也会沦落到和他一样的境况。看看夏洛克和约翰之间亲昵的距离,想必这一天不会太迟。
接着进来的是花童,一对漂亮的孩子,皮肤白皙红润,小巧可爱。幼稚的手里捧着丝绒软枕,上面放置着麦考罗夫特和格雷高利之间最纯洁最高尚最真诚的约定之物。
我可以和格雷格要个孩子,麦考罗夫特突然想,虽然他们都不再年轻。如果有,这个孩子一定漂亮且聪明,天之骄子。但是介于父母忙碌的工作,大部分时间可能只能有爷爷奶奶陪伴。不过他们一得空铁定会马不停蹄去探望这个小可爱,也许还不止一个小可爱。
关于过去,关于现在,关于未来,麦考罗夫特脑子里一切信息在这一刻都停止转动并且迅速清空。因为他的新娘挽着血亲老绅士的手臂正步入礼堂。
向上帝发誓,他青年时期第一次出外勤任务也没这么紧张。一个麦考罗夫特深爱的妻子的攻击性某种意义上顶得过一系列棘手的大危机。
格雷格穿着一袭白纱长裙,捧着一束带叶的白玫瑰。她的步履不是很稳定,应该是超过七公分的高跟鞋,要知道这位苏格兰探长平时要她穿五公分的高跟鞋就和要了她的命似的。但同时她的不稳定里还包含着喜悦,和麦考罗夫特一模一样的喜悦,从那双含着笑意能腻死人的巧克力色双眸和泛红的脸颊中就可以轻易地看出。而她捧花的手指在轻微抽搐,她是在紧张,像个刚出阁的青涩少女一样紧张。
成熟风韵的身体加上平日里不多见的甜蜜少女感,麦考罗夫特感觉自己的爱人前所未有的动人。
面前的这一切,足以让麦考罗夫特心里那座噗嗤噗嗤的小火山变成粉红色。

“嘿听着年轻人,我不管你是什么工作,要是你敢伤害我女儿我一定扒你一层皮!”老绅士郑重其事的把格雷格的手交到麦考罗夫特的手里,眼里饱含着笑意。他信任麦考罗夫特,嘴上威胁的话语也不过是出于父亲对女儿的爱与不舍。
“我不会给您这个机会的,父亲。”麦考罗夫特接过妻子的手,郑重地向老丈人点点头。
新一首礼乐奏响,牧师开始念诵婚礼所必须的流程。
麦考罗夫特和格雷格面对面站着,并且互相露出来不可多见的傻笑。
他们在牧师的引导下重复了过于冗长的婚礼誓词,互说“ I DO ”,交换了戒指。小小的银色金属环与手指根部是如此契合,有一股幸福感环绕两人周身。
当牧师说出“你可以掀开面纱亲吻你的新娘”时,麦考罗夫特和格雷格庄严的接吻。这个吻不像平日里千百个吻那样的缠绵或者激烈,它只是像盖章一样的轻轻的嘴唇表皮的触碰。但它并不缺乏爱意,麦考罗夫特和格雷格正在虔诚的许下余下日子一起度过了约定。

宾客席发出雷鸣般的掌声祝贺这对有情人的结合,有些多愁善感的人甚至抹起了眼泪。
“My……”这是麦考罗夫特听到的单词,他紧紧扣住格雷格的手,将那双修长粗糙的手包在自己的手里。
“My。”他同样以这个单词回应自己的挚爱。

                 END







婚礼小剧场:
说真的,当捧花准确无误的落到夏洛克怀里,看着那个高智商大龄儿童一脸不可置信的局促模样,麦考罗夫特露出了一个会心的坏笑。
“干得好女士。”麦考罗夫特弯下腰装模作样的亲吻格雷格的戒指。格雷格没有阻止这一举动,并且端起一杯香槟酒冲下面那群人大喊:
“约翰,吻他或者求婚!”

【重温神夏,又一次跌入了麦雷坑,不得不说,这是我吃过的感觉最温柔的CP了。】

评论(5)
热度(59)

© 择日而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