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日而亡

爬墙贼快,热爱互攻,癖好奇怪
关注谨慎
同人屯放,本质是个傻黄甜,零分写手

坤音四A(腐向花痴)

非常OOC,类似于看图说话
个人盖章坤音四子对外输出都是攻!受只能对内!!
不接受反驳!!!



渣苏绅士攻【岳岳】
刚走进门的男人穿着西装,外套已经脱下来搭在手臂上,乍一看还以为是哪位直男教授下班走错地方。
一般这样的人出现在酒吧里,小基佬们都避而远之,但那张脸那身身材那份气质都让他们忍不住飞蛾扑火。
男人的脸瘦削而略显苍白,颧骨突起,鼻梁高挺,嘴唇单薄,不笑的样子有一种阴郁的美感,而他偏生生了一双多情的眼睛,眼角尽是桃花。
男人把外套挂在吧台椅子的扶手上,要了杯比弗利冰茶。
也许是酒吧的环境太热太暧昧,男人抿了口酒后便扯开了领带解开口子,露出锁骨附近的一片肌肤,他的皮肤也很白,在五颜六色跳跃的灯光下,给人一种折射出斑斓色彩的错觉。
不知道是谁吸引到了男人的注意,他转过头笑了一下,唇角勾起冒出一颗尖利的犬齿来。眼角的欲水一下子荡漾开,柔化了面容的气质。这时候的男人收起所有的棱角,只有那颗突出的尖牙在提示你,这是一个危险的狩猎者。

病弱美人攻【木子洋】
毛衣青年挑了个角落懒懒地坐下来,从裤兜里掏出烟和打火机。
他半阖着眼纤长的睫毛垂下,木着脸,几缕冰蓝色的灯光扫在他精致的五官上使人感觉到迷幻。烟白色的雾从被烧得通红的烟头缭绕出来,又在周边飘散,平添了一份的疏离感。
他整个人的感觉都是若即若离的,捉不住的,和天上的仙儿似的,好像稍微靠近一步就是一种惊扰,一种亵渎。
突然青年发出几声轻咳,修长的手指夹着烟离开桃红色的嘴唇随意搭在沙发扶手上,另一只空闲的手够过放在一边的柠檬水喝了几口,这才勉强把咳嗽压下去。
青年穿的是一件宽大的白色针织薄毛衣,小臂早就因为动作而露出来。他手臂上的血管很明显,像攀附的花藤一般,仿佛用刀子在皮肤上轻轻一划就能在他身上多一抹艳色。
咳完后,青年又死性不改地叼起烟,这回他抽的很慢,乖乖的把烟吐出来不再糟蹋自己的肺。
胸膛微微起伏,让人忍不住想去听听他的心跳是否也似有若无。

艳情痞子攻【卜凡】
那人是头几个进酒吧的,他迅速的找了一个视野良好的位置坐下来,点了杯格兰芬迪。
他的目光打量着酒吧来来往往的人,却又漫不经心的不为任何人停留。他是金字塔顶端的捕食者,只愿意享用最美味的猎物。
当然他也不介意被别人打量,比起主动出击他更享受别人的主动,然后再一步步引导那些人踏入自己的圈,把他们剥皮拆骨,吃得一点也不剩。外貌则是最好的无声勾引,试问谁能不被这样一张脸吸引。眉眼狠戾,暴虐的气息毫不隐藏,嘴唇却似花瓣一般,适合亲吻。他笑起的时候嘴角勾起一个艳丽的弧度,将带露的花化为淬毒的利刃而眉眼会软下来,像隔壁调皮捣蛋但格外义气的男孩子。
那人表面流露出来的一点温柔总是给注意他的人一个错觉,就是他是一个可驯化的人。大部份人都会有那样的天真憧憬,能够拥有一个充满硝烟味道的恋人,唯独对自温柔。当他人产生这样的欲望并付诸行动时,也就丧失了主动权。

年下腹黑攻【灵超】
男孩儿手里还夹着身份证。
刚才门口的保安以为他是未成年不让他进,现在他端着一杯玛格丽特坐在酒吧里喝着。
依旧还是一副未成年的模样。
男孩儿很漂亮,皮肤白皙稚嫩,葡萄似的眼睛水润灵动,长卷的睫毛忽闪忽闪操纵观众的心跳。他四肢纤长,覆着一层柔韧的肌肉,身体是介于少年与男人之间的微妙的性感。
他像一只误入迷丛的小鹿,好奇的观察这一切。他也像一颗即将成熟的李子,透着香甜的水果芬芳却还有些酸涩,让人想要亲近又怕被男孩青涩天真的棱角伤得体无完肤。
男孩儿很敏感,他感受到有个人一直看着他,灼灼的目光似要烧穿他的心脏。他露出一个奶里奶气的笑容,甜而不腻,就像夹着草莓的千层蛋糕。
“哥哥,我请你一杯好吗?”男孩儿的询问也透着少年气的冲劲儿,傻愣愣的学生气,让对方感觉回到单纯校园,而对深埋在眼眸底下的浓稠的成年人欲望察觉不了。




评论(6)
热度(25)

© 择日而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