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日而亡

爬墙贼快,热爱互攻,癖好奇怪
关注谨慎
同人屯放,本质是个傻黄甜,零分写手

【妖猫传】长安醉(空白 ooc)

cp:空海x白居易
两千字不到的短文  ooc
非常不入流的地摊文风

在日本,人人皆知高僧空海不似其他僧人那般看起来斩断了七情六欲无欲无求,甚至他留给世人的印象是一个多情的情僧。空海爱世上一切美的东西,美艳绝伦的伎子他爱,不在乎世人的眼光流连于花魁房内,只为她那双多情的眼望向自己时的那份水波流转;墙角娇小秀气的野花他也爱,亲自执伞在墙角蹲一整个雨天下午哪怕背脊尽湿也无妨,只求那花儿不被暴雨摧残。
曾有小僧问过空海大师游历过这么多山川美景,见过这么多人,可有觉得最美的。
空海微微一笑,他说,长安。
那小僧露出向往的表情,扯着空海的衣袖望着他问下次去长安时能否带着他。
空海点头,摸了摸小僧光溜的脑袋。
其实长安于空海而言不过是一座繁华的城,繁华不止长安一处,可昔日那自称“无情无义无法无天”的浪狂傲诗人只能在长安遇见。
因为乐天与他,最美;所以长安于他,最美。

那日傍晚,空海去拜访白居易,那人披散头发穿着松散的坐在凌乱的榻上,温一壶酒。他抬眼也没抬便知来者是谁,在这长安除了空海没人会不打招呼就来找“从不见客”的白乐天。
“你来了,我这儿可没喝的招待你。”白居易倒酒说道,语气里难掩笑意,是不带恶意的揶揄。
“无妨,清水便可。”空海回答敛了伞,自行取了一壶水一只杯,坐到白居易对面。
“你来找我干嘛?”白居易饮一口酒,还不忘与面前的人干杯。
“来看看你.。”空海笑着说,端着砖色的杯子看白居易完成这一系列肆意而孩子气的举动。

这一室内光线昏暗,只有桌上点了一盏灯。
昏黄的烛光能照到的地方很小,仅仅只是拢着面对面的两个人。
白居易有些喝多了,他看着空海,只觉这人出奇的好看。这些天相处下来,他自是知道这小沙门生得俊俏,而现下在烛火下看来竟有仙人之姿。
空海跪坐于这乱榻,海蓝色的粗布袈裟垂落在竹板上似蓝莲花。他修长的手指握住杯子,那手被粗糙的杯壁衬得如白玉雕琢。面庞线条被烛火软化更显得圆润白莹,殷红的嘴角挂着一抹浅笑。他直直的望着白居易,水润的眼眸干净澄澈,被他这么看着,好像自己就是世界上最为幸运的人。
白居易晃晃脑袋自嘲自己一定是醉过了,却忍不住靠近他。
空海感觉温热的呼吸包裹在酒香里洒在他的脸颊上,乌黑的还有些湿意的头发垂在他耳边悠悠扫荡。微垂下眼眸,还能看见宽松领口里露出的脖颈,纤瘦细长,浅麦色的肌肤上还印着一条清晰可见的淡青色经络。
“乐天,你醉了。”空海放下酒杯说道,他揽着白居易生怕他一个不小心从榻上栽下去。
“你也醉了。”白居易笑盈盈看向空海,七分醉意三分笑意,“我说你醉了便就是醉了。”
喝醉的白乐天就像撒脾气的小孩子,不讲道理。
“空海,你......好看,面如芙蓉柳如眉......”白居易自下而上端望空海,眼神虽迷醉却恳切。
空海感觉自己的心突然的不再平静,里面好像有一簇火焰噼里啪啦的燃烧起来。
“你醉了。”空海稳了稳心神,扶着白居易让他躺在榻上休息。不料白居易一把拽住空海的衣袖把人拽到自己身旁。
木案被掀翻,酒液混着清水撒了一地,那点火光也灭了。
少顷,屋外的雨声也大了起来。

空海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方才不小心擦过了身边这诗人的嘴唇,香甜的酒味还在唇角缭绕。
“你破戒了。”白居易看着空海说道,他衣领大开,露着大片的细腻的胸膛。
“我破戒了。”空海重复道,他看见这落拓放荡的诗人眼眸中自己的倒影,也不知道自己破了哪条戒,破了多少戒,只觉自己就要陷入进去,陷入乐天的眼睛,陷入这暧昧的氛围。
“乐天......”空海喊他的字,没有缘由的,只是想喊他。
空海的嗓音似浸水的桃花那般甜软,喊得醉醺醺的白居易感觉像是又饮一壶后劲十足的甜酒。
白居易伸手蒙住空海专注的眼睛,感受到细密的睫毛搔过掌心,他说:“我佛。”
这称呼重新点燃了空海心中的那簇火,他握住白居易的手腕,引他手掌贴住自己心口。
“我佛。”空海也这样称呼白居易,也同样专注的望着他。
白居易揽住空海的还显着少年单薄的肩膀,空海缓缓起身。
不知是谁先主动,两双嘴唇贴在一起,未散去的酒味在口腔中传递。
不知是谁的动作,蓝莲花落在地上,被掺了清水的酒浸湿。
屋外雨打屋檐,雨声连绵不绝。屋内被褥薄纸窸窣摩擦。

贪欢一夜醒来已是白日,阳光很好照得屋内透亮。空海看着还在睡梦中的白居易,帮他盖上薄衾,起身为自己穿戴衣物。
“空海,昨夜睡得好吗?”白居易醒来,空海正在穿外衣,衣摆还湿着一大块。
“睡得很好。”空海系好衣带,转头看床榻上的人。白居易侧卧在床上,赤裸着身体似玉山倾颓,而身上暧昧的痕迹也记录昨夜的风流。
“只不过我且提醒一句,乐天下次可别再在外人面前喝醉了。”空海收拾好自己,转身坐到榻边说道。
“喝醉?”白居易感觉听了什么笑话,“去长安城问问,哪个不说我白居易千杯不醉。”

“师父,师父。”小沙弥见空海坐着没了动作,小心翼翼唤道。
“哦,刚才突然想起长安故人。”空海拍拍小沙弥的肩,说道。
“什么样的故人?”
“一个很有趣的故人。”空海笑道。

其实那夜两人都醉得醉生梦死,白居易三分因酒七分因人,空海全因白居易。

                    end

评论(23)
热度(344)

© 择日而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