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日而亡

爬墙贼快,热爱互攻,癖好奇怪
关注谨慎
同人屯放,本质是个傻黄甜,零分写手

【白夜追凶】津港传奇(赵周友谊)

一个没意思的黑道AU
一个沙雕的关于墨镜的段子
一个大写的OOC


要问起津港暗道上最悍的,答案不是周巡就是赵馨诚,并不因为他俩身手最好,而是他俩都是不要命的打法。俗话“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便是这个理儿。也就这缘故,津港没什么人敢和长丰海港叫板,万一两位大佬得空没事干亲自带人过去扫场,不丢脑袋也得断胳膊卸腿是不。

今天不知道哪个没眼力劲儿的小社团挑了长丰海港刚收下的一个还没插上镇馆的点子,几个竞争上位的人正蠢蠢欲动想给那小社团一个教训,没成想被快被闲出鸟的周巡赵馨诚两个煞星知晓了。
俩人墨镜一架刀一抗,带着一众小弟浩浩荡荡的去干群架。说来也奇怪,他俩堂口打架都有一习惯,喜欢带墨镜,无论白天黑夜。

“小汪哥,赵爷和周爷一向这样晚上不瞎吗?”这是个新人,头一次亲眼见着道上戏称的“阎罗双瞎”。
“嘿!”汪苗给了那人一脑瓜子,“不会说话就闭嘴,小心明个儿起来舌头都没了。”

不过周巡和赵馨诚干架戴墨镜这事情,可以追溯到很久之前。
那时候这两头狼还是狼崽子,一起在道上瞎胡闹。他们兄弟不小心睡了某个小头目的女人,被拘着放不出来。
记着武侠小说里出来混的得讲义气这一观点,两个没啥势力的新人打算去小头目那里捞人。
小头目是个胖子,还是个男女通吃的好色胖子。
赵馨诚和周巡不像那种出来卖的公子哥那样细皮嫩肉,但生得真好看,青春洋溢。荷尔蒙炸弹似的小年轻往屋子里一戳,破车库蓬荜生辉。
小头目嘴巴不干净了。
“你们来……打算怎么捞人?卖屁股吗?”话音刚落,小头目就被揍偏了头,嘴里吐出一口血和半颗牙。对面赵馨诚笑嘻嘻的搓拳头,又抬起长腿给了一记窝心脚。
主子是个怂蛋,手底下的也好不到哪里去。柿子挑软的捏,见赵馨诚人高马大下手又狠便把目标锁定了周巡,打算抓了周巡威胁赵馨诚。谁知周巡直接掐着打头阵的人的下把往下一捏,把人下巴给卸了丢到旁边,动作干脆利落以至于还来得及转身踹断背后偷袭的人的肋骨。

一阵子打闹后车库里乱得和台风过境似的,人啊家具啊横七竖八的躺着,只有周巡和赵馨诚还能站着。
“现在您能告诉我们那管不好裤腰带的兄弟在哪儿了吗?”周巡蹲在小头目面前,拍拍他的脸。后边赵馨诚站着居高临下看着,搂着一个软得像面条的男人摸到他下面用力一捏。
小头目感觉自己听到了蛋碎的声音,结结巴巴的把地方说出来。

两人赶去他说的地方,架着血呼啦差的兄弟往外面去。
“诶我说大黑啊,你觉得我俩长得怎么样?”赵馨诚突然问了一句。
“说真话?”兄弟咽了口口水。
“要真话。”周巡接茬。
“好看!尤其是眼睛,一个奶狗眼一个桃花眼,长睫毛还湿不拉几,看人带勾子。要不是我钢铁直男铁定天天想着你俩打飞机。”
周巡和赵馨诚相视一眼,想把好兄弟丢车库门口。
后来他俩出去打架学会了架墨镜,一架就没摘下来。

“汪儿,这天怎么暗了?”周巡提着还滴着血的汉剑,推推墨镜问。
“周巡你个傻逼,你带墨镜啊!”赵馨诚抢先回答,缩了甩棍插回腰上。
“操!赵馨诚你小子别狂,和我打一架!”

             
                             E N D

评论(22)
热度(43)

© 择日而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