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日而亡

爬墙贼快,热爱互攻,癖好奇怪
关注谨慎
同人屯放,本质是个傻黄甜,零分写手

【法扎/罗朱】一个普通的故事(萨列里x罗密欧 拉郎)

cp为航班大米拉郎,前后攻受无差
文风和西皮一样清奇
非常的OOC
【旮旯后遗症】


罗密欧一向多情,他极容易动心,极容易爱上一个人。如果有可能,他甚至愿意与一只鸟、一朵花,甚至是一缕阳光谈情说爱。可怜的神父几乎成了这个恼人又可爱的傻小子的专属情感树洞。
瞧瞧,这只再次坠入爱河的云雀又来找他的神父叽叽喳喳诉说爱意了。
“神父啊,我爱上了一个人,从没有这样甜蜜又痛苦的情感在我心里激荡。”罗密欧握住神父的手说道,“如果谁见到他而不立马爱上他,那么他一定是瞎了眼。他是如此的闪耀,似躺在黑色丝绒里的蓝宝石。他声音低沉如黑夜,每每听到这天籁我都忍不住想要钻进他的被窝与他翻云覆雨……”
听着耳边滔滔不绝的爱慕之词,神父在心里翻了不下十个白眼,明明前几天还说心仪着金发的卖花女。
真是不成熟的情感。
也多亏了罗密欧英俊的面庞和女性们对他老母亲一般的溺爱,才不至于被他数不胜数的情人殴死街头。

“等等,你说的是‘他’?”神父终于从大段大段的夸张的句式中捕捉到了重点,维罗纳的情人,这回钟情于一个男人。
“呃……”罗密欧突然有些尴尬到他的唇齿又马上活络起来,他一把圈住年迈慈祥的神父撒娇,“我爱上了一位先生这没错,这违反了教义。可上帝他爱世人,他一定会原谅我的,原谅一位不知所措的陷入热恋的少年。”
神父根本不知道怎么回应这个他从小看到大的少年。
“但这位完美的情郎似乎对我一点儿兴趣都没有,”罗密欧自顾自的继续说,他有些沮丧,“他不爱我,前几日我爬上他的窗台暗示他我爱他。我满心欢喜的被他邀请进屋,谁知他只是请了我一杯茶,而后送我出门,简直就是我父亲才会做的事情。”
“我问你一句,你爱的是谁?”神父问。
“萨列里,当然是安东尼奥萨列里。除了他谁还能让我如此目眩神迷。”罗密欧激动的扶着神父的肩膀说道。

萨列里,神父没有想到。那个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音乐家阴郁沉闷,而且看起来脾气不好,除了有一张漂亮的脸实在不像是一位好情人,更别说是与罗密欧相配的良人。
“不不不,我最好的神父,他不是您所想的那样。他有顶好的音乐天赋,弹奏的乐曲宛如天籁。对甜食也非常有研究,曾有幸吃过他做的食物,其他一切美食与他做的对比都味同嚼蜡。并且他对宠物是那么温柔,如果无法成为他的恋人,我愿意变成他怀里的黑猫……”
罗密欧又开始大段大段的反驳,爱情使人盲目,罗密欧恐怕已经双目失明。
架不住罗密欧的执拗,神父答应了帮他瞧一瞧那位大师对他的感情。当然前提是罗密欧能把萨列里带过来。

痴情的少年站在萨列里家的门口,小心翼翼的敲门,力道很小,小到怀疑萨列里是否能够清晰的听见。
沉重的大门被打开,萨列里穿戴得整齐,领口別着一枚黑色的领花,中间缀着蓝宝石,与他的右眼十分相配。他看起来非常的严肃、一本正经,并且有事要出门的样子。罗密欧进入大厅,一下子竟不知道如何开口。
“您有事要说吗?我等下还有个约会。”萨列里说道,顺便给紧张的少年到了杯茶。
“我……我能邀请您与我同去教堂吗?下午,如果有空的话。”罗密欧接过杯子磕磕巴巴的说,背在背后的手里握住的花束的花茎被攥得很紧,似乎要被掐断。
“如果我有空的话。”萨列里回答的很冷静,语气听不出任何情感,例行公事一般回答罗密欧。这使得罗密欧有些沮丧。
“罗密欧!”萨列里突然叫住少年,“您的花束是送给我的吗?”
“是!对的!”罗密欧兴奋的拐回来,把花递给萨列里。
在罗密欧走远后,萨列里才露出笑容,那只蓝色的眼眸温暖得好似盛满被暖阳融化的碎冰,温柔清列。唇角上翘,那显得极具攻击性的眉眼也温柔起来。鲜少有人能够看到这样的大师,以后大约也只有罗密欧能够瞧见。
是的,萨列里对英俊的少年抱有同样的感情。只不过青年音乐家更加沉得住气,也更加恶趣味。戏弄情根深种情绪充沛的少年是非常有趣的,这不仅给他生活带来乐趣也激发他音乐创作思绪的又一春,乐符流畅的从指尖泻至纸面,每一首曲子都与罗密欧息息相关。
不过少年可不能逗过头了。

下午的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叶斑驳的落在地上投下一片清凉。罗密欧坐在花坛边上无聊极了,他拨着手指,强忍住摘花占卜的冲动,在心里默默数着时间。
萨列里终究还是赴约了,他特地换下了外套,也没有带领花,半长的黑发松散的束着披在肩上,看起来整个人都休闲了不少。这也让罗密欧没这么紧张了。

前往教堂的途中,路边满是鲜花,淡淡的香味在空气中飘散,像极了爱情清甜的味道。午后的日光温柔缱绻,暖融融的洒在两人身上。
罗密欧的眼睛一直都聚焦在萨列里身上,灼热的目光足矣烫伤一个人的心与灵,在维罗纳无论男女,没有一个人能够抵挡罗密欧这样的注视。但是萨列里依然没有予以反应,不知是真的没有注意到还是假装。他安安静静的走着,小鞋跟敲打在石板路上发出“哒哒哒”的声音。

一路无言的走到教堂外,罗密欧前去推开门,萨列里停在后面没有继续着步伐。
“萨列里大师?”罗密欧转身疑惑的问到。
萨列里含笑着走上前,说“我爱你。”
告白是这样的突如其来,罗密欧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灵秀的少年呆头鹅一般站在音乐家面前,惊讶的微启着双唇。轻轻的风吹过他的发丝,撩起几缕长发。
音乐家唇角噙着一抹难见的笑意,他伸手按下罗密欧的脑袋吻了上去,毫无间隙的感受罗密欧柔软的嘴唇,皓白的牙齿与灵活的舌头。

                                  END

评论(6)
热度(28)

© 择日而亡 | Powered by LOFTER